快捷搜索:  as  新诚  零首付  test  as`  test`  MTU2MzI3MDIyNA`

直销丨联手荟生推出的植物精油有何神奇之处,幸福狐狸操盘手白龙背景几何

植物精油在2018年可谓是被炒得风生水起,但到了2019年之后,由于众多违规宣传的微商精油品牌被接连曝光,精油类产品在微商行业内的热度骤降。有业内人士透露,2018年精油大火,很多企业感觉都可以分杯羹,但是进入市场后发现特别乱,忙活一年卖不了几吨货,可能就导致一些企业砍掉这类产品,因为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依靠内衣销售发家的微商企业幸福狐狸却逆势而上,与直销获牌企业荟生共同打造了“幸福狐狸植物精油”这款产品,据宣传材料介绍,这款产品具有20余种功效,这是真的吗?号称拥有“200万个代理”的幸福狐狸集团是倚靠怎样的代理制度进行业务拓展的?公司管理层的张燕霞与白龙除了经营了幸福狐狸之外,还涉足了哪些行业,与他们相关的公司目前又是什么状况?幸福狐狸与大地教育又是什么关系?

公司背景,经营异常

据官网介绍,幸福狐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市场营销等现代企业管理架构为一身的全品类综合型公司。经查,广东幸福狐狸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20日,原名广东幸福狐狸内衣设计有限公司、广州幸福狐狸内衣设计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韩雪,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缴744万元,股东有王帅和韩雪,在2016年6月12日之前,白龙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

据公开资料介绍,1989年生人的白龙在该公司担任副总裁,而集团负责人是1980年生人的张燕霞(实际职务为浙江分公司总经理和幸福集团慈善事业部负责人),而值得一提的是,在其官网对该公司进行介绍的“董事长致辞”板块中,出现的人物并非张燕霞也不是韩雪,而是白龙。

2019年3月28日,该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白云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而在半年多前的2018年8月1日,该公司还因公平交易违法行为、广告违法行为被广州市白云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处以行政处罚22万元。

据该行政处罚显示,经查实,当事人登记的经营范围并不包含也未从事生产制造、物流配送和产业运作,当事人登记的是有限责任公司并非集团公司,发布的经营场所的照片也并非该公司注册地址办公场所照片;当事人无法提供“幸福狐狸内衣采用德国呼吸肉硅胶、金玉蚕丝面料,目前此项技术在国内为初列”的证明材料。且当事人的宣传内容与事实不符,易引人误解,其虚假宣传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

目前,幸福狐狸旗下已拥有幸福狐狸(幸福花、07和08款内衣、幸福狐狸神裤、幸福狐狸神童裤)、XFHL(营养代餐饼干、瘦身顾问)、0.18智能袜、LA、幸福美人鱼、果工厂、道明珠宝等多个自主品牌及产品;在团队发展方面,集团旗下也发展出了火辣辣团队、金牌团队、黑马团队、传奇团队、金冠团队、冠军团队、幸福团队、天使团队、雄鹰团队、妖媚团队等系统。

HL精油,责令改正

2019年1月6日,幸福春晚暨四周年盛典于泉州海峡体育中心举行,“幸福狐狸植物精油”正式面世。据介绍,幸福狐狸目前推出的精油产品是HL植物精油,是荟生(海南)健康产业集团和海通药业联合推出的一款精油产品。难怪自今年开始挂着“幸福狐狸精油”和“荟生精油”名号的个体店越来越多。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该款精油的销售价格,零售的话,1瓶起,每瓶196元;特约的话,2瓶起,170元一瓶;VIP则是5瓶起,118元一瓶;县级则是50瓶起,98元一瓶;经理则是300瓶起,78元一瓶。

在对外的制度宣传上,代理商们往往拿出的是四级代理的制度表,实际上,幸福狐狸的代理级别不止这些,据代理商小吴介绍,在经理往上的级别还有金钻和总裁、分公司(这些级别的代理在公司上市后将有股权分成)。不过金钻不是一开始就能上的,要有团队了、培养了经理才能上金钻。

附幸福狐狸最新升级制度:

据宣传材料介绍,该产品还对老寒腿、宫寒、乳腺增生、头疼、促进新陈代谢、血液循环、防止腰椎疼痛、肌肉拉伤、落枕、肩周炎、关节炎、疲劳过度、脊椎病等多种症状具有相应功效。

而事实上,幸福集团旗下的幸福植物精油为妆字号,根据《广告法》第十七条规定,除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外,禁止其他任何广告涉及疾病治疗功能,并不得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使推销的商品与药品、医疗器械相混淆的用语。

经查,“XINGFUHULI HL植物精油”的备案编号是“琼G妆网备字2018000656”,生产企业为荟生(海南)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实际生产企业的名称则有两个,分别是铂臻(广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广东海通药业有限公司。2019年3月18日,有关部门对“荟生(海南)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进行了备案后检查,检查结果为责令改正,原因为备案包装与实际销售包装不一致。

另外一款同名产品(备案编号为琼G妆网备字2019000227)已于今年7月29日注销。

关于产品生产商方面,我们还发现2019年5月22日,从化区应急管理局执法人员对铂臻(广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安全生产执法检查,并发现该公司存在未如实记录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三级教育培训)台账资料的情况,于是该部门决定给予铂臻(广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责令限期改正,处人民币1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收购股份,白龙其人

在2018年12月到2019年5月期间,幸福狐狸集团副总裁白龙还曾在荟生(海南)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担任过股东,今年5月13日,白龙退出的同时黑玥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加入(投资占比百分之三十)。

经查, 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谭珺,监事是白春燕,是香港正合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而这个在香港注册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在2019年5月21日才刚刚成立。7月25日,在该公司投资黑玥生物之时,该公司股东新增了一个叫陈基歌的人,此人对于幸福狐狸而言并不陌生,调查发现,陈基歌目前还在由韩雪担任法定代表人和股东的幸福世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职监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黑玥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为广州市白云区机场路1630号506房,与该公司共同使用该注册地址的还有幸福世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幸福狐狸农产品有限公司等公司,不仅如此,这几家公司的联系电话甚至都是一个号码。此外,幸福世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所备案的企业邮箱的主人也正是一个QQ昵称为“佳鑫陈基歌”的用户。

综上所述,荟生与幸福狐狸之间的关系,可谓不言自明,所谓幸福狐狸收购荟生股份的消息显然并不止是空穴来风。

此外,白龙目前还在广州达美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而该公司已在2018年5月8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由白龙担任总经理的广州微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未能免俗,据企查查显示,该公司在2018年8月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目前,该公司已经注销。

另外一家名为北京联航通达航空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也与白龙有关,白龙曾先后在该公司担任股东和监事的角色,而该公司已连续三年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早在2016年,该公司更是在税务信息上被认定为“非正常户”,目前,该公司已处于“吊销”的经营状态。

说完了白龙,再来看看来自广东潮汕、扎根于浙江义乌的张燕霞,此人不单与幸福狐狸集团有关,还是玥莱美国际控股集团的投资人,而通过搜索我们发现,义乌玥莱美国际医疗美容管理有限公司的子公司金华玥莱美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在今年7月8日有一条被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公示出来的被执行人信息。

大地教育,关联交易

有关“幸福狐狸上市”的消息这几年来一直都没有消停,接下来,我们就来了解一下其中的前因后果。

2016年8月15日,幸福狐狸生物科技在深圳前海股权挂牌。

2017年5月,在公布幸福集团上市计划时,幸福狐狸集团副总裁白龙正式宣布:“大地教育(08417)并购幸福集团同步上市,市值1000亿目标正式启动”。目标市值1000亿元,那么现实与目标差距有多大呢?截至2019年10月18日,大地教育的市值仅为5426.24万港元。

近日来,有部分行业媒体报道称大地教育与幸福狐狸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这种说法是不对的,至于有多大的关系,恐怕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说到大地教育和幸福狐狸之间的关系,我们不得不提到另外一个人——张发树,此人在上文提到过的广州达美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中与白龙一起担任了该公司的股东,该公司认缴5000万元,实缴2500万元(实缴出资时间为2075年12月31日),两人各认缴2500万元,实缴出资额全部来自白龙。

据资料介绍,张发树是清华大学管理学博士、博士后,教育测量学和教育统计学专家,在教育行业及信息服务业有着十多年的从业经验。此外,张发树还曾投资了北京天圣源科贸有限责任公司,而该公司目前已处于“吊销”的经营状态。

而说到达美嘉教育,张发树目前还是北京达美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霍尔果斯达美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如今,后者已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工商行政管理局霍尔果斯口岸工商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2018年1月9日,新疆大地教育(公司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与卖方(张发树等人)订立买卖协议,据此,新疆大地教育已有条件同意收购,而卖方已有条件同意出售霍尔果斯达美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51%的股权,代价为人民币80万元。

在此之后,有股友表示,“去年幸福狐狸叫下面的人大量买进大地教育,现在好了,亏了百分之九十几。”据了解,大地教育在2017年2月挂牌时的发售价为0.34元,而截止2019年10月18日,该股的收报价仅为0.031元。

2019年8月14日,大地教育公布,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3个月,公司收益247万港元,同比减少8.5%;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243万港元,亏损同比扩大17%;每股亏损0.14港元。

2019年9月20日,大地教育公布,公司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新疆大地教育(卖方)与买方张发树订立买卖协议,卖方拟80万元出售公司的股权,股权份额为51%。完成紧随买卖协议签订后作实,而出售集团自此后不再为公司附属公司。据悉,出售公司为霍尔果斯达美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信息科技服务。于买卖协议日起,出售公司持有北京达美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而北京达美嘉教育为出售公司的唯一营运附属公司。

对于这起事件,从事关联交易分析的业内人士表示,“大地教育大几率使用关联交易作弊,于2019年9月份作出的两次有关出售间接非全资附属公司51%股权之关联交易,由于该公司规模小、不盈利、生存成为问题,该关联交易有大几率让管理层保护大股东的核心投资。”

后记

在接触幸福狐狸之前,张燕霞的身份是义乌市紫荆花百货贸易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直到2017年6月,张燕霞和张燕玲才离开该公司,而目前该公司在最近两年已连续三次被义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到经营异常名录。

至于今后的幸福狐狸集团会如何发展?所谓“做100年民族品牌;建100所希望小学;创造100亿价值;帮助100万人就业”的品牌愿景的实现历程又是否会一帆风顺?大地教育与张发树之间还会不会再有交易产生?与荟生合作接近一年后,白龙的下一步棋又会往哪里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