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新诚  零首付  test  as`  test`  MTU2MzI3MDIyNA`

直销丨诺奖得主频繁走穴引出“卡维达”,曾因传销行为受罚的这家微商现状如何?

最近几年,频繁来中国走穴赚钱的诺奖得主越来越多,这些诺奖得主在为企业站台时,大多都是明码标价,比如被誉为“欧元之父”的蒙代尔的出场费在几年前就已达到了100万元。如今,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谢克曼更大有接棒蒙代尔的势头,最近,谢克曼就成为了微商企业卡维达的“科学顾问”。

据加盟商介绍称“预存2800元,赠送市场价值7000左右的产品”的卡维达微商,采取的是一个怎样的运作模式?有资料宣传卡维达是“0囤货0加盟费0代理费0风险创业”,事实到底是如何?2018年6月,卡维达公司曾因“其他市场违法行为”受罚,现在有没有改正?

公司背景,夫妇创业

广东卡维达商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25日,曾用名佛山微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海微赢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郭一凡,品牌创始人饶蓉蓉(经查公司工商信息时,相关人物仅有一名为“饶秋蓉”的人),还有资料称郭一凡与饶蓉蓉系夫妇关系。公司注册资本1.1亿元,实缴4239.5811万人民币,旗下有三家子公司:广东卡维达化妆品有限公司、广东卡维达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广东卡维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现已注销),法定代表人均为郭一凡。

据百度百科介绍,郭一凡在2014年6月在上海微赢实业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同年9月担任广东卡维达商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2016年迁至佛山,成立佛山微赢实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

经查,郭一凡早年间还曾在上海睿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担任法人,该公司在2015年先后两次被金山区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现已注销。

多款产品,责令改正

卡维达名下产品种类繁多,有几十种各线产品,且多与女性有关,比如美胸仪、小金膏、一抹瘦、丰胸产品、彩妆系列、私处护理、卫生巾、补水面膜、水光枪、日用品等等,难怪会被人称为“万能微商”。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产品当中,有些产品的品牌标注为“卡维达”,还有一些被标注为“卡维妲”,如今在网络上还有一个名为“卡维妲受害者”的百度贴吧,也是因该品牌而生。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卡维达的产品有没有问题。经查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平台,我们发现“KARIDA卡维达氨基酸滋养洗发水”、“KARIDA卡维达多重功效眼霜”、“KARIDA卡维达梦幻睫毛膏01黑色”、“KARIDA卡维达明星唇釉501”、“KARIDA卡维达明星唇釉503”、“KARIDA卡维达滋养润唇膏”、“卡维达柔润保湿护手霜”、“KARIDA卡维达懒人洁面泡泡”、“KARIDA卡维达亲肤贝贝多重功效宝宝霜”、“KARIDA卡维达金箔赋活精华液”、“卡维达温变润唇口红”等多款产品都曾被要求责令改正,原因皆为未按时提交现场审核资料。

其中,“卡维达水光面膜”更是在今年连续两次因为上述这个原因被要求责令改正。

此外,我们还在“卡维达梦幻星辰十色眼影”备注栏内,看到了“企业拒绝配合监督检查”的字样。

传销行为,行政处罚

2018年6月28日,卡维达公司因“其他市场违法行为”遭到了佛山市禅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处罚,处罚内容为:

一、责令立即改正传销违法行为。

二、罚款1200000元。

三、没收违法所得281123.83元。这是怎么回事?

经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据该处罚决定书显示,当客户有意向成为加盟商时,可以通过卡维达商城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注册加盟,微信公众号同时还具有咨询功能。加盟注册的方式分为累积加盟和一次性加盟:累积加盟是指客户从当事人处累积订购产品满3600元,可成为加盟商;一次性加盟是指客户一次性支付2800元的加盟费就可以成为加盟商,此2800元加盟费可以作为后期该客户订购其产品的抵扣款。

具体的加盟商招募制度为:

客户除了直接联系公司,也可以通过加盟商的介绍成为加盟商,介绍客户成为加盟商会有一定的提成,具体提成方式如下:加盟商A是第一代加盟商(即未经任何加盟商介绍,直接与公司联系,通过累积加盟和一次性加盟的加盟商),客户B要通过加盟商A成为加盟商,需向加盟商A支付2800元加盟费,然后加盟商A将客户B的这2800元加盟费通过微信转付给公司,公司收到该笔加盟费后,会立即以微信转账的方式返回10%(280元)的提成给加盟商A,公司对客户B进行微商系统授权后,客户B就成为了加盟商B,加盟商B的2800元加盟费可以用作订购产品的抵扣货款,当加盟费抵扣完后,若加盟商B继续有订单购买产品,支付多少金额的订货款,加盟商B的上一级加盟商A就可以从公司得到相应订货款10%的提成。

如果有客户C通过加盟商B的介绍成为加盟商,同样需向加盟商B支付2800元加盟费,加盟商B再将此加盟费转付给加盟商A,加盟商A收到后再转付给公司。公司在收到该笔加盟费后,会立即以微信转账的方式返回10%的提成给加盟商B,同时以微信转账的方式返回5%(140元)的提成给加盟商A,公司对客户C进行微商系统授权后,随即客户C就正式成为公司的加盟商C。同上,加盟商C的2800元加盟费可以用作订购产品的抵扣货款,抵扣完后,若加盟商C继续有订单购买产品,加盟商B就可以从公司得到相应订货款10%的提成,同时加盟商A也可以从公司得到相应订货款5%的提成。

如果有客户D通过加盟商C介绍成为加盟商,加盟商D的加盟费和后期的订货款只有加盟商C、加盟商B可以各得10%和5%的提成,而加盟商D的上上上级加盟商A则没法从公司得到加盟商D的加盟费和后期的订货款的提成。(上述内容有删改)

综上,卡维达公司因为一级加盟商能够获取的产品进货折扣高于下一级加盟商,自2017年8月8日开始使用上述加盟商招募制度至2018年5月23日止,只招募到110位一级加盟商,组成了两个层级,共收取308000元加盟费,向加盟商销售了包含加盟费在内的产品货款共计1916798元,扣除所售商品的购进价款1505406.18元及税费130267.99元,获得利润281123.83元。

最终,佛山市禅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

第一,当事人以推销商品为名,要求被发展人员缴纳加盟费的方式认购商品,成为加盟商,获得介绍他人成为加盟商的条件,每发展一人成为加盟商,可以获得现金奖励;

第二,当事人发展加盟商销售商品可以获得收益,要求加盟商发展下一级人员,形成上下线关系,以被发展人员缴纳加盟费和销售商品金额为依据计算和给付加盟商报酬……上述两项行为均属于传销行为。

加盟制度,现状几何

卡维达曾因为传销行为被要求改正,那么这家公司到底有没有汲取教训呢?现行的制度又是怎样的?

事实是在该处罚决定书下发的几个月后,该公司立刻做出了制度调整:原本加盟商推荐一代的百分之十的提成,变成了百分之三十!

据其以往的资料介绍,“卡维达采取的是双模式制度,即三级分销+升级制度,升级制度指的是代理-加盟商-总代,累积销售金额满3600元即可升级,与其他囤货升级制度不同的是,卡维达总代只需投资2800元,累计人数升级,利润无限层加入。”

客户要加入如今的卡维达,同样也有代理和加盟商两种形式可以选择。代理现在是任意购买价格达到一定金额后就可以成为代理,第二次购买任意产品都是代理价,而代理门槛不论是39元,还是98元都是没有限制的。

说完代理,再来说说卡维达目前所主推的加盟模式。据加盟商吴某介绍,预存2800元货款即可成为加盟商,2800元都是自己的货款,加盟商的利润来源一方面在于可以赚取零售与代理之间的差价。据资料介绍,赚加盟和零售之间的差价为50%左右,给代理供货,赚加盟和代理价之间差价为20%左右。

此外,在卡维达,加盟商们也有招商提成可拿,这是另外一个利润来源:即直属店铺按直属店铺回款30%提成,间接推荐店铺按间接店铺回款5%提成,间接转介绍店铺按回款2%提成,以后只要团队进货都可以按进货金额拿提成,加盟体系采用永久编制,后期进货200元起。

通过对比,我们发现其加盟制度原来的版本是一代10%的奖金,即280元、二代5%的奖金,即140元、三代2%的奖金,即56元,且直属50人以上,享受总代额外提成1%-2%。总得来看,除了直推奖增加了三倍之外,差别并不大。

(原制度版本)

目前,卡维达还有另外一个隐藏的级别叫“联创”,联创门槛是2.8万元,成为联创后,还能享受除了三代之外无限代的分红。

据了解,联创店铺还可获得月度返利:即3万3%;10万4%;20万5%;30万6%;50万7%;100万8%;200万9%;500万10%;1000万13%。

诺奖得主,收智商税?

2019年8月21日,郭一凡旗下达威控股有限公司与诺贝尔奖得主兰迪·谢克曼达成签约。在此之后,谢克曼将担任卡维达科学顾问。

据了解,谢克曼曾于2013年获得当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获奖理由是他发现了细胞囊泡运输与调节机制,而如今,这位现年已经六七十岁的老人也成为了到访中国频率最高的诺奖得主。

诺贝尔奖在很多人心目中,往往象征着权威,而有了诺奖得主的背书,看起来,卡维达将来的发展会更加引人瞩目。但事实上,近年来,诺奖得主与中国企业合作的消息早已称不上是新闻,最近七年来,有76位诺奖获得者来中国,频繁走穴亮相,而国内也似乎兴起了一股诺奖得主走穴热。有消息表明,部分诺奖得主造访中国,并非仅仅是为了单纯的学术交流,有媒体曾调查证实,当年企业邀请诺奖得主蒙代尔和罗杰斯等人前来演讲报价高达100万人民币。

在国人眼中,问鼎诺贝尔奖毫无疑问是一种很高的荣誉。而在此背景下,在国内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机构或商家在想方设法地要把自家的产品和诺奖关联起来。而把诺奖获得者请过来,然后冠以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名誉院长”、“科学顾问”等名号,如今也逐渐变得稀松平常。对此,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李德林认为,有的商家不是为了真的科研,就是联合诺奖得主赚钱。难怪有段子调侃,诺贝尔奖的另一份奖金,是中国人的智商税。

而在此一年前的2018年3月,谢克曼还接受了合发全球的邀请,出席了所谓的“盗龄溯源干细胞产品发布会”。合发全球号称使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研发了精华笔、眼唇膏、面霜等化妆品,获得了诺奖获得者的认可和赞誉。结果,不到半年后,合发全球就因为非法传销、集资诈骗,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立案调查。对此,头条资讯平台曾以《毛蔚萍携合美惠粉墨登场,合发全球旨在卷土重来?》为题对合发全球涉传一事的前因后果有过详细的介绍,这里不多赘述。

综上所述,部分诺奖获得者来到中国更多地是为了仅停留在形式主义上的“招商”行为,有企业邀请,他们就会为其站台,不管是不是在拿他们作为幌子来赚钱,是不是谋求个人或者小团体利益的传销公司或者其他什么组织。

但愿此后,迷信已“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国人能够越来越少。

后记

微商兴起于2013年,自2016年微商市场经过国家打假、网络曝光,正在向平台化、规模化、规范化、品牌化发展。而在此过程中,还有一些存在问题的微商企业混杂其间,也同样需要有关部门和消费者重视起来。

至于今后的卡维达会走向何方?频繁走穴的谢克曼的下一个对象又将是哪家企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